孩子,我真的好感动

-- 致可爱可敬的年青医生们
文章来源:心血管内科 发布时间:2016年10月04日 点击数: 字体:

    今天又是你的晚班,明天就是国庆节了,你和往常一样照样提前来到科室,整理行头,穿好工作服,拢了拢额前吹乱的刘海,用皮筋向后扎起有些不听话的头发,准备接班。
    多年来,尽管已习惯了心内科忙碌有序的工作,尽管已习惯了酣畅淋漓的惊心动魄,尽管每次晚班都准备“今夜无眠”,但当你打开交班本,看到白天的入院病人和危重病人都不是特别多,心中还是一阵窃喜。正要去查房,走廊尽头隐隐传来一阵喧嚣,声音越来越近,渐渐清晰成撕心裂肺的嘶喊和呻吟,你立马跑过去,只见担架上的病人呼吸困难、面色苍白、大汗淋漓,你简单询问几句,凭经验是急性左心衰,很可能合并急性心梗,话音未落,病人突发意识丧失,心脏骤停,随即是标准的心肺复苏、电除颤、开通静脉通道……抢救在沉着沉着、有条不紊地进行,你那泰然自若、稳重自信的神情,你那娴熟规范的操作,尤如一剂镇静剂,瞬间给家属一种信任和安心,顿时安定了许多。一阵紧张忙碌,总算恢复了心跳呼吸,渐渐神志清楚血压上升,你也在病人家属的感谢声中露出了会心的微笑。
    交待病人及家属注意事项后,接下来就是马不停蹄的开医嘱、谈话病危告知、各种医疗文书……忙活得像个陀螺。告知谈话在噬去你大把时间和精力,只见你一边比画,一边拿着心脏模型在指指点点,唯恐家属不理解,家属也一个劲点头会意,沟通正兴,值班护士跑过来告知急诊科又送来一个急性心梗病人,你平静地回复护士先做心电图,准备除颤仪,我马上就来,从你平缓淡定的语气、不愠不躁的表情中,好像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和必须,不禁忍不住想问,你是否事先有所预知。边起身,边歉意的向家属说明:‘’不好意思,又来了一个像你爸爸一样的危重病人,我马上要去抢救,等我处理完再来找你谈话签字,你先去病房,回头我来找你,你千万不要离开病房,等着我‘’,或许是因你这拳拳之心,或许是因你刚才竭尽全力的抢救,更或许是感叹你一个柔弱女子竟如此坚强,而心生悲悯,他也爽快的答应——你先忙。好一个‘’你先忙‘’,平添了多少暖意,一丝的善意和理解,你便知足了。
    时间在流转,病人一个接一个的来,抢救一轮接着一轮地进行,又是一阵喧嚣,夹杂着痛苦的呻吟、鼓点似的脚步声、推车的轱辘声,组成了今夜别样的风景,今夜注定无眠,这已经是第五个病人了,又一个流程下来,你有些力不从心,打开窗户,天已亮了,一阵凉风吹来,不禁打了个寒颤,窗外,鸟儿在欢唱,花儿在招摇,却与你无关,此情此景又是怎样一番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”。
    早上起来,我打开手机无意中看到你微博中这样一段文字:“天亮了,终于可以停下来睡一会儿了,祖国,早安!”,在“黑的路上越战越勇”,我知道你又是一夜没睡,文字中的亦庄亦谐又隐藏着怎样的无奈和心酸,突然有种莫名的心痛和纠结,泪水也开始婆娑,我不知道如何来安慰你——我的孩子。
    多少次我在心底问,孩子,你累吗?你苦吗?你值吗?其实,我知道,从你的勤奋努力中,从你憔悴的面容中,从你会心的微笑中,从病人对你的褒奖中,你已给了肯定的答案,你我同行在这条充满泥泞和荆棘的路上,我怎会不知你有多累、有多苦,只是作为科主任的我,责任使然,请不要怪我太严厉、太狠心,也不要怪我太认真、太较真,因为你我肩负生命的重托,没有退路;因为你我曾在希波克拉底誓言下约定,要践行一生;因为你我头顶着救死扶伤的光环,只能前行。
    孩子,谢谢你!真的让我好感动!还有你!还有你们!

 

 

 

专家团队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